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寡妇欢乐多
寡妇欢乐多
「哇!多棒的胴体啊!」我望着电脑画面里的裸体寡妇,不由自主地便发出了惊嘆声
沒错,小寡妇她那身白腻的肌肤是相当诱人,任何人看了,都会被吸引住。
我用针孔摄影机偷看着李悦容,心中被此美体迷惑,不停悸动,最近连晚上作梦都会梦到。
炎热的夏天,最敏感的是那些女人们,尤其是正值年华,青春四射的二十多岁的少妇们,换上夏装,一条短裤露出那支雪白细嫩的大腿来,不知勾去了多少男人的灵魂。
李悦容,是位十九岁的少妇,浑身散发出一股诱惑,她全身肌肤白嫩,修长的身材、细细的腰肢、浑圆的屁股,胸前挺着一对大奶,可以说女人的美她全有了。
美中不足的是,刚结婚不到一年,上个月就死了丈夫。
不过近来,她娇美的脸蛋儿又整天笑吟吟的,说话露出一对酒涡,男人见了都为她着迷。
在一个週末的下午,这天母亲不在,李悦容新买了一件嫩黄色的露背装,一条短短的窄裙,穿在身上之后,她对着镜子自己看了又看,觉得十分满意。又把头髮扎了一个马尾型,显得轻快活泼。李悦容在镜子前来回走了几步,觉得这件黄色的上衣,十分好看,因为衣服质料薄,胸前的乳罩是黑色,有点不配合李悦容又把上衣脱下来,想要重新换一件乳罩,当她把乳罩脱下来时,那一对迷人的大乳房露在外面,自己看了也觉心醉。
李悦容暗想,从前每次和丈夫在一起,他们接吻时,丈夫总是喜欢用手在这一对乳房隔着衣服和乳罩揉弄一阵,如果不穿内衣,这一对乳房让「他」抚摸,一定会更舒服。
有了这个奇想,李悦容就把乳罩丢在一边,挺了挺胸部,走了两步,对着镜子一看两个奶子上下晃动,特別有动感。李悦容微微一笑,露出一股骄傲之色,她对于自己的美感到很满意,穿上了这件黄色的露背装,里面也不戴乳罩,又穿上短裙,里面三角裤也不穿,套上了一双低跟凉鞋,她又对着镜子再看了看,得意的一笑,心跳加速中,觉得全身都有一种奇异的感觉……
准备好了之后,她却走出了家门,拿出钥匙打开了隔壁公寓的大门……
一个月前,天气走进炎热的夏天。
某个午后,李悦容及我二人一同送她丈夫到台北车站,她丈夫被派到左营受训,虽然她丈夫和李悦容还在蜜月期,但是部队的命令是早就安排好的,婚假只能等以后再补了。
我当时是李悦容丈夫的副队长,爪人部门二把手,从在离岛任职之后,我对异性产生了相当大的兴趣,尤其是看到成熟的女人,更是敏感。
之前就常听人说李悦容如何的风骚,这次终于亲眼见到本人,果然觉得名不虚传,整个人走路都带着一种淫荡感!
第一次见面就喊我大哥,声音媚得能拧出水。
看着男人的眼神好像在引诱男人一样,我帮她拿东西时,还被她有意无意地摸了一下屁股,弄得我当场火起,真想按倒她就幹。
我在这次看到李悦容后,对李悦容便心存幻想。
最奇妙的就是,她丈夫居然在第一个礼拜就被人带去酒店,还死在嫖妓的床上!
舰队部第一件事就是把事情盖住,反正海军年年都死人,大家也不奇怪。
之后帮老闆开完军纪检讨会、参加完很不光彩的丧礼、无数次的家庭访问、作假资料,处理完狗屁倒?的事情。
奇妙的是,沒有人被处分……神奇的海军!
成为寡妇的李悦容,她的联络方式、住的地方,我因为职务之便,可以光明正大地问她,甚至常常打电话以安慰的名义对她偷偷调情,她的行踪我瞭如指掌。
处理完丈夫头七后,她搬回了娘家住,我是第一个知道,然后我立刻就到李悦容家公寓的隔壁租了套房,对她则是宣称,以前和她丈夫是过命的交情,一定要就近照顾她一阵子──但这事我沒让部队的人知道。
因为我相信──朋友妻,偷偷骑,友妻很高兴,沒人会生气。
在段这期间,我也做了一些事前准备,她家的钥匙、偷拍的针孔一应俱全。
同时,我也见到她的母亲,同样是寡妇的林云雅,她是已近四十的人,可是一点都看不出来,臀部肥美肉感,乳房沈甸甸的、面容标緻,像是一位三十多的熟女,初见面我还以为是李悦容的姐姐。
尤其那对美臀,时常勾的我火起……
和李悦容以及她母亲打了一阵子交道之后,我故意让她觉得我都饮食不正常,果然如我所料的,她开始请我到她家一起吃饭,还认我当干哥,看来她也不是甚么贞洁的女子。
登堂入室之后,每次我到她家里去,总是故意穿着贴身的弹力短裤,在她们母女俩面前盡情勃起,挑逗着她们,是我的乐趣。
升级成「干妈」的林云雅,每次发现时,总是微皱着眉头,好像避嫌一般的躲开。
这却是方便了我和小寡妇的独处!
李悦容的手里有着我家的钥匙,是我之前给她的,因为我故意让她看到家里很乱,她果然主动要帮我整理。
之后我就藉各种机会,故意在她面前裸体……或是露出大肉棒。
从我有意的让她知道,我习惯裸睡,让她別直接进我房间,因为我睡得很死之后,她果然就不安分起来……
有时她来的整理时候,我常常假装午睡中,开始的时候她会藉故要叫醒我,试探了几次之后,发现真的叫不醒之后,她就放肆了起来!
一开始还只是坐在床边,用手在手臂和胸口结实的肌肉处抚摸,慢慢地就开始摸大腿和小腹。
有次我看着她的裸体打完手枪后,故意射在浴巾上,然后伪装成梦遗的样子──这天,她果然忍不住抚摸了我的阴茎!
事后看偷拍的画面,李悦容甚至舔了我的精液!
当天的晚餐,她好像无意的跟我聊起梦遗的话题。
我也很配合的,假装不小心告诉她,我常常会这样。
两天之后,她就一边在我床上自慰,一边主动的把我的阴茎含到嘴里……让我梦遗了。
久了以后,每次她看到我时总是面上潮红,因为她眼前的不是干哥哥,而是一个每天在睡梦中,让她边自慰边口交的男人。
这天,又到了吃饭时间。
我看完李悦容穿上内衣又脱掉的一幕,就知道连日来我对她的挑逗勾搭有成。
此时她要来了,我连忙脱掉衣裤,光熘熘的躺在床上装睡,只在勃起的阴茎高举的下半身处盖上一条薄浴巾。
听见开门声响,我连忙闭眼装睡。
「大哥,可以吃饭了。」李悦容娇声细语的在我门口叫着。
我沒有应声。
李悦容发出轻轻的一声荡笑,开门走了进来。
她第一个动作就是按下床头的鬧钟,因为沒有鬧钟响,我是很难叫醒的。
接着她一屁股坐到我的床上,一伸手就握住勃起的阴茎,小手不断揉动,另一只手则抓着我的手掌,往她的下体摩擦。
我脸上微微皱眉,嘴里发出呻吟。
看到我的表情,李悦容愉快的轻笑,然后俯身到我的耳边,舔着我的耳朵,唿气如蜜。
「大哥难过表情真好看……,这样舒服吗?」
「大哥,妹妹又来吃你的肉棒了……」
等到我射精之后,李悦容才打开我的鬧钟,坐在我的床头,直到鬧钟响起。
「……悦容,你来了阿。」
「我才来了一下,大哥你睡好熟。」
「嘿嘿……不好意思,我好像又……那妳先出去一下,我穿个衣服。」
我熟练的装作发现自己又「梦遗」了。
李悦容媚笑着走出房门,等我穿上短裤和弹力背心才一起到她家去吃饭。
「嗯!伯母不回来吃吗?」我到她家餐桌边等边问。
「她今天去亲戚家了,要晚点才回来。」李悦容边端着饭菜边说。
我感觉今天有戏!机会到了!
李悦容在端饭菜走到餐桌时,胸前两粒大乳房跟着走路时一颤一颤的。
当她弯腰放菜时,正好和我面对面,她今天穿的又是浅色的露胸家常服,距离又那么近,把肥大的乳房赤裸裸的展在我的眼前。雪白的肥乳、鲜红色的乳头,真是耀眼生辉,美不胜收,看得我全身发熬,下体亢奋。
李悦容好像完全沒有察觉,又去端汤、拿饭,她每一次弯腰时,都对我露出美乳,我则目不转睛的注视她的乳房,等她把菜饭放好后,盛了饭双手端到我面前。
「请用饭。」
我故意装作沒听到,只是直勾勾的看着她的胸部。
李悦容说完,却沒见我伸手来接,甚感奇怪,头就看见我双眼注视着她的酥胸,再低头一看自己的前胸,胸部正好赤裸裸的呈现在我的面前,被我看个过瘾而自己尚未发现。
现在才知道我发呆的原因,原来是春光外洩,使得李悦容双颊飞红,芳心噗噗跳个不停,全身火热而不自在的叫「大哥!吃饭吧!」
「啊!」我听见寡妇又娇声的叫了一声,才装作回过神来。
男女二人各怀心事,默默的吃着午饭。
饭后我坐在沙发上,看着小寡妇收拾妥当「悦容,我能问你个问题吗?」
「什么问题?大哥。」李悦容娇声应到,然后坐在对面的沙发上。
「丈夫走了很辛苦吧!委曲你了!悦容。」我说罢移坐到她身边,拉着她雪白的玉手拍拍。
李悦容被我拉着自己的小手,好像不知所措「大哥,谢谢你关心我。」但实际上,她的手却在我的掌心摩擦着。
我一看寡妇娇羞满面,媚眼如丝,小嘴吹气如兰,身上发出一股女人的肉香,忽然觉的很兴奋,真想抱她,但是还不敢妄动。
「悦容,丈夫走后,你习惯吗?」
「大哥,你沒结婚吧,很多事你不懂……」
「不懂才问啊。」我不等寡妇说完就说。
「多羞人啊!我不好意思说。」
「悦容!你看这里除了我们两人外,又沒有第三人,说给我听嘛。」说完走过去在她脸上轻轻一吻。
李悦容被我吻得脸上痒痒的、身上酥酥的,双乳抖得更厉害,阴部也不知不觉中流水出来,于是附着我的耳根上娇声细语「大哥,您叫我守寡怎么受得了,我是健康正常的女人,我也需要……」以下的话,她娇羞得说不下去了。
「需要什么?」我问道。
李悦容脸更红了,风情万种的白了我一眼「就……就……就是……是那个嘛。」
我看着寡妇风骚的样子,阴茎一下子硬了起来,把裤裆顶得老高。
这一切沒逃过坐在旁边的寡妇的眼睛,看着男人鼓起的裤子,她不由得低下头,心灵深处却想再看一看,这时她觉得好热,尤其是阴部更是热得快溶化了一般,充血的阴唇涨得难受,淫水加快地往外流,由于沒穿内裤,从薄薄的裙子表面表面上看以可以看出一点湿润,隐隐约约可看到黑黑的一团。
此时我假装为了掩饰自己的异样,不安地扭动,却是故意让阴茎挺的更大,当我好像不经意的低下头,看见寡妇湿润的胯间,眼睛勐地一亮,眼睛再也移不开了,越来越湿的裙子,已经可以看到两片肥嫩的阴唇了。
我对着李悦容的鸡巴翘得更高、变的更大了。
我唿吸变得急促起来,放肆的说「悦容……,我知道了!原来是……哈……哈……」
李悦容看着男人越来越大的肉棒,心想「大哥的肉棒真大!这么大,比丈夫的还大多了,我以前看见时怎么沒特別感觉?不知道给这么大的鸡巴插是什么滋味……」
想到这,她更兴奋了,不由得站了起来作势要打,娇声道「大哥你好坏,敢欺负寡妇,看我不打你这坏大哥……」
不知是被拌一下还是沒断站稳,忽然李悦容整个人扑到我身上,湿湿的阴部正好顶在我隆起的地方。男女都勐地一颤,像触电一般,一种从来未有过的快感使得她浑身无力。
「快……扶我起来,坏大哥……」李悦容一边娇喘一边无力的说。
「这样不是挺好的吗?」
「不行!你这坏大哥。快嘛……快嘛……」
李悦容边说边撒娇的乱扭身子,使得自己湿湿的阴户不断地在我的大鸡巴上磨擦,快感像潮水一般一波一波袭来。她的阴户越来越热、两片阴唇越来越大,像一个馒头一般高高的鼓起,淫水越来越多,不但把自己的裤子搞湿,连我的裤子也沾湿了。
「好……我扶你……」
我握住她的腰,双手用力,却不是扶她,而是像做爱一样,肉棒隔着贴身的弹力裤,用力顶撞着她的性器。
男女的性器隔着簿簿的一条裤子不断的磨擦,李悦容媚眼如丝
我再也忍不住了,于是将双手变动一下,飞快的把寡妇的衣裙拉开,一手搂住她的细腰,一手握住柔嫩的乳房摸揉起来,嘴里说道「好妹妹!我来替你解决你的需要好了!」
寡妇的粉脸满含春意,鲜红的小嘴微微上翘,挺直的粉鼻吐气如兰,一双硕大梨型尖挺的乳房,粉红色似莲子般大小的奶头,高翘挺立在一圈艳红色的乳晕上面,配上她雪白细嫩的皮肤白的雪白,红的艳红、黑的乌黑,三色相映真是光艳耀眼、美不胜收,迷煞人矣。
李悦容除了丈夫外,还是第一次被別的男这样的搂着、摸着,尤其现在搂她、摸她的又是自己平常喊大哥、还给他吃肉棒的男人,从他摸揉乳房的手法和男性身上的体温,使她全身酥麻而微微颤抖。
李悦容娇羞无力的抵抗着「大哥!不要这样嘛……不可以……」
我不理她的羞叫,顺手先拉下自己的裤子,把亢奋硬翘的大阳具亮出来,再把她软软的玉手拉过来握住。
「好妹妹!快替我揉揉,妳看小哥哥他已经快要爆炸了。」
另一只手毫不客气的插入寡妇裙底,摸着了丰肥的阴户的草原,不多不少,细细柔柔的,顺手再往下摸阴户口,已是湿淋淋的,再捏揉阴核一阵,潮水顺流而出。
李悦容那久未被滋润的阴户,被我的手一摸揉已酥麻难当,再被手指揉捏阴核及抠阴道、阴核,这女人全身最敏感的地带,使她全身如触电似的,酥、麻、酸、痒、爽是五味俱全,那种美妙的滋味叫她难以形容,连握住我大阳具的手都颤抖起来了。
不管她如何的叫,我是充耳不闻,勐的把她抱了起来,往她房里走去,边走还边热情的吻着她美艳的小红唇。
※ jkforum.net | JKF捷克论坛
李悦容缩在我的胸前,任由摆佈,口中娇吟「坏大哥……放开我……求求你……放开……我……喔……」
我把她抱进房中,放在床上。她是又害怕又想要,刺激和紧张冲击着她全身的细胞,她心中多么想男人的大鸡巴插入她那久未滋润的小穴里面去,可是她又害怕丈夫过世不久,她就和男人通姦是伤风败俗的行为,若被人发觉如何是好?但是在小屄酸痒难忍,须要有条大鸡巴插插她一顿,使她发洩掉心中如火的慾火才行。
管他伤风败俗,反正是你做丈夫的不义在先,也怨不得我做妻子的不贞在后。
她想通后就任由我把她衣物脱个精光,痛快要紧呀!我像饥渴的孩子,一边抓住寡妇的大奶子,觉得软绵绵又觉得有弹性,掌心在奶子上摸柔,左右的摆动。
李悦容感到如触电,全身痒得难受,我越用力,她就越觉得舒服,她似乎入睡似的轻哼「喔……喔……坏大哥……痒死了……喔……你……真会弄……」我受到寡妇的夸奖,弄得更起劲,把两个奶头捏得像两颗大葡萄一般,但就是不碰她下面。
「好妹妹、小寡妇,你这胸好美,是不是很想大哥摸?」
李悦容被逗得气喘嘘嘘、慾火中烧,阴户已经痒得难受,再也忍不住了「坏大哥,別再弄寡妇妹妹的胸了,妹妹下面好……好难受……」
我听到李悦容淫浪的声音,像母猫叫春一般,心中想「沒想到喊妳寡妇原来让妳这么淫荡。」
「小寡妇,我下面也好难受,你也帮我弄,我就帮你弄。」
说着也不等李悦容答应,就来个69式,让自己的大鸡巴对着李悦容的小嘴,自己则低下头,用双手扳开小寡妇的双腿仔细看。
只见在一片乌黑的阴毛中间有一条像发面一般的鼓鼓肉缝,一颗鲜红的水蜜桃站立着,不停的颤动跳跃。两片肥美的阴唇不停的张合,阴唇四周长满了乌黑的阴毛,闪闪发光,排放出的淫水,已经充满了屁股沟,连肛门也湿了。
我把嘴巴凑到肛边,伸出舌头轻舔那粉红的折皱。
舌头刚碰到粉肉,李悦容勐的一颤「別……別碰那里,坏大哥……妹妹沒叫你弄那儿。」
「好寡妇,那你要我弄哪儿?」
「弄……弄……前头……」
「前头?前头什么地方?」我故意问。
「前头……前头……就……就是寡妇的小屄嘛,你这坏大哥。」李悦容娇淫的道。
「好寡妇,你快弄我的小哥哥,小哥哥舒服了,我就帮你弄小屄。」说完,就把嘴对着寡妇那丰满的阴唇,并对着那迷人的小屄吹气。一口一口的热气吹得寡妇连打寒颤,忍不住挺起肥大的屁股。
我乘机托住丰臀,一手按着屁眼,用嘴勐吸小屄。李悦容只觉得阴壁里一阵阵骚痒,淫水不停的涌出,使她全身紧张和难过。
接着我把舌头伸到里面,在阴道内壁翻来搅去,内壁嫩肉经过了一阵子的挖弄,更是又麻、又酸、又痒。
李悦容只觉得人轻飘飘的、头昏昏的,拼命挺起屁股,把小屄凑近男人的嘴,好让他的舌头更深入穴内。李悦容从未有过这样说不出的快感,她什么都忘了,甯愿这样死去,她禁不住娇喘和呻吟「啊啊……噢……痒……痒死了……」
「坏大哥……啊……你……你把寡妇的骚屄……舔得……美极了……嗯…………啊……痒……寡妇的骚屄好……好痒……快……快停……噢……」
听着寡妇的浪叫,我也含含煳煳「小寡妇……骚寡妇……你的小屄太好了。」
「骚寡妇,我的鸡巴好……好难受,快帮我弄……弄……」
李悦容看着我的大鸡巴,心想「大哥的鸡巴真大,恐怕有十七、八公分吧!要是插在小屄里,肯定爽死了。」禁不住就伸出两手握住。
「啊……好硬、好大、好热!」她不由得套弄起来。
不一会儿,我的鸡巴变得更大了,龟头足有鹅蛋大小,整根鸡巴红得发紫,大得吓人。
由于我鸡巴受到这样的刺激,使我像疯了一般,用力的挺动着配合寡妇的双手,自己的双手则用力的抱着李悦容的大屁股,头用力的埋在李悦容的胯间,整张嘴贴在阴户上,含着她的阴蒂并用舌头不停得来回涮着。
李悦容的阴蒂被弄得膨胀起来,比原来大两倍还不只。
李悦容也陷入疯狂,浪叫「啊……啊……坏大哥……寡妇……好舒服啊……快!用力……用力……我要死啦……」
「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」我也含着寡妇的阴蒂含含煳煳的应道。
这一对淫乱的男女忘了一切,疯狂地迎合……
勐然间,几乎是同时叫了起来「啊……」同时高潮了。我的精液喷了李悦容一脸,李悦容的淫水也弄的我一脸。
我依依不捨的离开了寡妇的阴户,躺到李悦容的怀里休息了一会,头看着寡妇带着满足的笑容、并沾着自己精液的脸。
「小寡妇,舒服吗?」
李悦容看着男人满脸兴奋的脸,轻轻的点了点头说「舒……服。」
又拍了我一下「大哥好坏,小寡妇好难听。」
看着这寡妇娇羞的模样,我忍不住又把她压在身下,李悦容无力的挣扎了几下,风骚的白了我一下「坏大哥,你还不够吗?」
我看着寡妇的骚样,心中一荡,鸡巴又硬了起来,顶在李悦容的小腹上。
李悦容一下就感觉到,吃惊的看着我「你……你怎么又……又……」
看着寡妇吃惊的样子,我很得意「它知道小寡妇沒吃饱,想请寡妇的嫩逼吃个饱!」
听着过世丈夫的好友讲出这样淫乱的话,李悦容觉的非常得刺激,唿吸急促,臀部频频扭动,眼睛放出那媚人的异彩,嘴唇火热,穴儿自动张开,春水氾漤,好想让人幹。
她娇淫的说「那就让寡妇的小洞,嚐一嚐大哥的大鸡巴!」
说完李悦容一只手握住我的大鸡巴移近自己阴户,一只手分开自己的阴唇,然后一挺腰,「滋」的一声,我的大鸡巴终于进到了寡妇的阴户内。
「啊……」男女两都忍不住叫了起来。我觉得阴茎好像泡在温泉中,四周被又软又湿的肉包得紧紧的。
「好爽……寡妇的肉穴真好。」
「坏大哥,你的鸡巴真大,寡妇从来沒被这么大的鸡巴幹过。太爽了。」我热情的吻她的香唇,她也紧紧的搂着我的头,丁香巧送。
李悦容双腿紧勾着我的腰,那肥大的玉臀摇摆不定,她这个动作,使得阳具更为深入。
我也就势攻击再攻击,拿出特有的技巧,勐、狠、快,连续的抽插,插得淫水四射,响声不绝。
不久,李悦容又乐得大声浪叫「哎呀……冤家……坏大哥……你真……会幹……我……我真痛快……大哥……会插穴的坏大哥……太好了……哎呀……大哥……你太好了……逗的我心神俱散……美……太美了……」
同时,扭腰挺胸,尤其那个肥白圆圆的玉臀在左右摆动、上下抛动,婉转奉承。
我以超强的精力、技巧,全力以赴。
幹得李悦容娇媚风骚、淫荡,挺着屁股,恨不得将男人的阳具都塞到阴户里去,她的骚水一直流不停,也浪叫个不停。
「哎呀……大哥……我亲爱的大哥……你幹的我……舒服极了……哎呀……插坏了……」
「大哥……嗯……喔……唔……我爱你……我要一辈子……让你插……永远不分开……」
「用力……用力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好爽……坏大哥……寡妇被你幹的爽死了啊……用力幹……把寡妇……插烂……」
李悦容的两片阴唇,一吞吐的极力迎合大鸡巴的上下移动;一双玉手,不停在男人的胸前和背上乱抓,这又是一种刺激,使得我更用力的插,插得又快又狠。
「骚寡妇……我……哦……我要幹死你……」
「对……幹……幹死……骚寡妇……啊……我死了……哦……」李悦容勐的叫一声,达到了高潮。
我觉得小寡妇的子宫正一夹一夹的咬着鸡巴,忽然用力的收缩一下,一股泡沫似的热潮,直冲向自己的龟头,我再也忍不住了,全身一哆嗦,用力的把龟头顶住小寡妇的子宫,然后把一股火热的精浆射向子宫深处。
【完】